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慎重其事的愿

突然今年的生日变得很慎重其事。
大人的生活很难,几乎都是咬紧牙根在过的。所以生活总要有过节庆日放能调匀好味道。
是迷茫的,这个25岁,迷茫得每一天都是一天一天算着过。我不知道明天我会在哪里,也不知道明天尽管已经万分谨慎小心,到底会爆出怎么样的状况。
很多很多为什么,很多很多问号,我找不到答案,也没人能给得了我答案。
我想,除了我自己,还有那些和我并肩作战的同事们,我很难让局外人,在玻璃瓶以外,判断我们在缸里的乍浮乍沉需要多用力。
是的,其实我没有需要向谁解释,没有必要去得到别人的认同,但我一直以为,他不是别人。
以为。
不是因为那个长的不见天日的工作时间,也许是会疲惫,但是,难的,令人沮丧的,永远是人事;难的永远是要去分辨,哪一句话是劝勉,哪一句是在试图击倒我的自我认同。最难的一直在于原本的模样支离破碎以后,哪些是应该要捡起来拼回去的所谓的珍贵的难得的初衷,热忱,纯真,而哪一些又是太傻太天真。
还是,两者本来就得共同存在?
总在迷茫的时候我会想起大学教授们睿智的眼神,想起他们寥寥几句的话语,像一跟细细的签,把我的千丝万绪轻轻一拨,全都给整理得有条不紊。
学业的,工作的,人事的,生活的,感情的,还有那些我都不知从何说起的为什么和怎么办。
有位教授曾经说过,在学校里,我们教你们正确规范的答案,而你们得去外面学习现实的运作。我懂的。
我开始渐渐懂了,原本世界是绕着我在转,现在我的追着世界跑,所以我得谦卑谦卑更谦卑。
我还是要问为什么,尽管,也许我永远找不到答案。因为所有的坎,都得去面对,去正视,去解决,去跨越。
无论当中的过程需要多少的泪流满面。
人生最好也是最坏的一点是,会过的,一切都会的。无论在那一个时间点,多么甜蜜多么开心多么快乐,它依然稍纵即逝;即使你多么珍惜多么捧在手心小心翼翼,它还是会一点一点流去;而路再坎坷,磕磕绊绊地,还是会走完的。
然后,我们还有一个,以为。
我以为我疲惫的时候闭上眼睛往后一靠会有一双肘的轻拥,我以为我能拥抱并安抚累累的伤口,我以为在每一个坎的跟前,我们是携手去越过的,只是后来为什么落得只是以为的下场呢?为什么平坦的路渐渐崎岖了,我们却要分开去独个儿走了?
但是,潘多拉的盒子还有留下一份希望。
因此,愿,我能把自己拼成心中所喜的模样。
愿,我仍旧相信童话里历经苦难最后的幸福快乐。
愿,我能拥有对美的赏析,抬起头看得见彩虹和云霞。
愿,命运到最后,勿忘心安。
愿你,安好,无恙。

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我最想贪多一点是无聊日子

昨天我很天才的来到了医院停好了车才发现到我
忘记

punch card

第N次后悔太平有医院不要选
犯什么贱来到这里
又远又塞车又每天为了parking筋疲力尽

因为这里的实习训练是数一数二的
我必须要不停不停提醒(催眠)我自己

不可嫩再转回去拿punch card了的
一来一回铁定迟到
铁定不可能有停车位了

还好我有全世界第一模范的弟弟
飞着过来,没有迟到的拿给我
一句嫌麻烦都没有

后来的后来你才会发现到照顾和被照顾的角色很早以前早就被调换了

我不能告诉你实习是不是有传说中的可怕
因为在这个星期结束之前
我还在迎新orientasi每天来坐在椅子变蘑菇
只是今早已经有不想醒的迹象
我在想,我会不会有可能把不想很早很早醒列为选专科的主要条件

我觉得会,怎么办?

我现在坐在车里吃早餐按电话打瞌睡等上班
下午就等五点排队打卡下班买菜煮饭
我也不知道应该期待这个朝八晚五当蘑菇的星期赶快完还是慢一点点呢

好了要下车去做蘑菇
今天忘记带name tag
我可不可以有一天是没有忘记带东西的

2017年5月20日星期六

八十秒爱

工作等了好久好久,久得几乎让人以为它不会来了
我想我是非常幸运的孩子
因为这一场等待几乎都是称心顺意的

尽管仿佛无法像原本以为的心无旁骛去飞翔

它不来的时候,你时而焦虑,时而愤怒,时而偷偷高兴能名正言顺虚度时光
它终于把你拖进去现实了,你即期盼又忐忑;
你是满腔热血迫不及待投身的,但身后还是落了一地牵萦

总是矛盾的

大姐说,我只身来到陌生的地方念A水平念大学
也都好好地走过了这些年
这一次也会好好地过

我知道我会的

只是没有她,没有蓝色,没有菲菲的日常啊
在陌生的城市里谁来教我认认那横纵交错的道路
谁来帮我捡起我丢三落四的小东西
谁来解说内科艰涩的诊断和一大叠验血报告的分析
谁在巡房的时候打眼色翻白眼和耳语
谁在满天星空下一起吃一块钱的雪糕
谁阻止我剪刘海的手
谁会天南地北去聊对于理想,前程,生活,道德,爱情,朋友,家人的憧憬和忧虑

有时候我很讶异我还记得很多很小的事情
比如说海边咖啡馆顶楼,热海风吹乱疲惫烦躁,而我们一直互相鼓舞还有多少页就温习完了可以回去睡觉了
比如说人潮汹涌的商场里,我们一人一块蛋糕坐在走廊旁的凳子上,一口一口的幸福

原来这一点一点攒起来真的很多

重新披上白袍
我知道接下来的路还会是热热闹闹的
只是,只是有谁比她们更明白那一挂白袍上的每一个皱褶,裂痕,汗迹,泪痕和漂白过的污浊的故事

还好有我们一起捏出了初衷的形状
所以在勿忘初衷里,也将她们包括了进去

因此我们都会好好地,也许不再是如水日常的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