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2日星期日

意外









其实那段西瓜uncle的对话很平常
只是在等清理手术室和他的一个闲聊
Uncle有精神疾病,吃着药,控制得很好
但是精神疾病本身再加上药的副作用,他会比别人 “慢”,换白一点就是笨笨的。

他的妈妈陪他进手术室,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手术了,在两个星期内
妈妈很大年纪了,只会说一点点的华语,还有福州话。
我尽量很慢很慢,用很浅白的话语解释麻醉程序,请妈妈签麻醉同意书。
“我不会签名,我没有读书的,不会写字啊,要.....(举起她的拇指做事要盖指印)”

所以我先入为主以为他单身。
但后来的闲聊间,透露他有妻有子。

那么他住了那么久的院,以后一段时间都不能工作,孩子怎么办呢?妈妈怎么办呢?

我没问。手术房准备好了,执刀的医生一如概往地在催我们快点快点。

“医生,谢谢你们啊,帮我跟他们全部人讲谢谢啊,你们全部真的很好人。Telima kasi ah misi, lu semua olang manyak baik ah. "

我以为麻醉科就不必再像内科的时候
总有防不胜防的心头一紧。

忘了还有骨科手术呢
车祸工厂工地意外
那些离乡背井的那些上有年迈父母下有幼龄子女的

他们的语气总是很淡很淡的
仿佛说着事不关己的故事

生活很难
而最心酸的却是最平淡的对话

如果生活非得难得欲言又止
是不是,情愿庸碌呢

请好好的
好好地生活
好好地,让生活中最难的
是那些最琐碎的不足为奇

2019年4月24日星期三

饭盒的联想

我终于买了一个新饭盒
天空蓝,圆形像个碗,陶瓷
然后某天某护士把它打破了

......

后来我又再买了一个
沉闷的方形的透明的玻璃的

做饭盒的动力在于
每天走到pantry充满期待掀开hospital diet又是不可思议的连续好多天每一餐的咖哩鸡
真的不可思为什么能每一天每一餐都是咖哩鸡
我的炒饭鸡扒不然咖哩甘榜鱼都好怎么只是一刹那的惊喜
好吧虽然我知道麻醉科最幸福差不多天天一天三餐都是免费hospital diet我还怨

但是

好吧
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不感恩


便

还有就是
要把男友养得比自己胖
胖很多那种

中学时候看过一本小说,橘子的《饭盒,五岁了》
讲述女主角喜欢着男主角
表达爱意的方式就是每天为他精心制作饭盒
五年了
他们都没有在一起

后来故事怎么样我不记得了
只是女主角每天变着花样做的饭盒
好像只是感动了自己

很多煞尽苦心的付出最感动的其实是自己
所以,懒惰就puasa,累了就随意,不必勉强

然后呢,嗯,然后这上面一大堆的铺层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
原来是真的

很多的弯路和被迫慢下来的脚步
来来往往的人
那自己一个人从孤独走到写意的独处
我蹲下身捡好一地碎片再慢慢拼凑成的自己
坚信到质疑到不信到其实没有关系的憧憬

原来是为了
刚好遇见你

但我不是在劝说你们相信最后你们也会遇见谁
因为我从未相信

我以为我会一个人好好地过长长的日子
很久很久

如莲净植的你风尘仆仆地来
在最静好的岁月
那天的阳光正好,微风不躁
你牵起我的手一起走
仿佛你我早知我们将邂逅此时此处的理所当然

原来不会有惊涛骇浪的旋转跳跃
也不会有工作爱情家人朋友个人空间的优先排行榜
原来不是在窄窄的人生挤下多一个不知何处安放的人
也没有所谓的牺牲

后来我才明白爸爸说的
所谓牺牲,只不过是自己认为的委屈
如果你不觉得是委屈了自己的退让
那就不是牺牲了

纵使外面看起来是一场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感觉上,就好像,好像这样的生活日常早就是为你而设的
你就在房子建好的那一天搬进来住而已

一直都会在

出奇的是,关于这一点
我们竟然就深信不移了

2019年3月15日星期五

番茄汤面

突然很想念那时候我们家外面那有机店卖的番茄面
我和飞飞都很爱吃的

然后顺道想起我们家对面转弯处那家几乎天天去吃的上菜很快那家点
飞飞的必点卤面
我忘了我和蓝色常点什么,炒饭吗?
但我还是很记得百香果茶的味道

我不太喜欢但蓝色很爱的那家早餐店
那档很沧桑的卖啤酒的碌碌车

还有很多个午后
烈日从窗户好不客气的刺眼
雪白的墙
我在沙发上的昏昏欲睡
蓝色的短沙发
飞飞的琴声悠悠

那画面,仿佛,是永远

我记得晚餐后我们走到我们家斜对面的杂货店
买那一块钱的冰淇淋
吵吵闹闹地走回家
家外的小草地
满天星空
那些不着边际聊着的憧憬,梦想,爱情

我记得我们到某病人家里奔丧
我记得我们回到家都很沉默
我记得飞飞在儿科病房外的泪流满面

我记得当时有一位学长很照顾我

后来,后来我独自坚强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有位朋友说,我还真不知道你这五个posting自己一个人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嘿,我还真的不知道
有很多难过,但也后很多的快乐
只是这一些开心和不开心的画面里,好像只有我自己
一个人
连那些好吃的好玩的
都是我一个人,叫了一整桌子,好以整暇给吃完

我记得她们很常嫌弃我PMS的时候和平时不是同一个人
这个当下的我,大概是这样的状况

所以我花了一个晚上熬了番茄汤

先把番茄浸入热水,备用
大葱切粒
烧水,下粗面线
面软了后,捞起,过冷河,再过热水,盛起备用
把番茄捞起,在屁股用刀轻划个叉,撕掉外皮,切块备用
热锅,下油,炒香大葱,加入番茄,快速翻炒
加入热水,大火煮开
加入酱油,蜜糖
煮开后转小火慢慢熬
洗个澡,敷个面膜,吹干头发
大概就差不多好了
再转大火
单手打一颗蛋,打旋至鸡蛋熟了之后
倒入盛着面的碗里

单手打个蛋不过是因为这样很神气
大可用双手

我的,还有你们的
一口一口把温暖吃进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