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0日星期日

晶莹剔透般纯洁的生命


儿童外科结束了
这一段日子,我每天都很开心地很早就醒
很开心地去看那些宝宝们
看他们一天一天长大一点点
看他们努力地呼吸,喝奶,动动手动动脚,努力地长大

人生有很多需要去感恩的东西
比如说我们有屁股洞大便
比如说我们的肠没有缠成一个蝴蝶结
我是说真的
很多人一生下来,吃喝拉屎不是理所当然

你看那两岁的孩子
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灵动的眼睛
在病房的走廊蹦蹦跳跳
你知不知道那小小的身躯已经动了六次的大手术
你看着那白白胖胖对你笑得很开心地脸
隔天躺在病床上,想哭却拼命地忍着
让你在他胖胖的莲藕手莲藕脚扎着针
他会伸出双手讨抱抱
但他身上的管子那么多,而你身上带着无数的病菌
你也很想把他搂在怀里说,一切会好的
但,你做不到

他才两岁
在他两岁的世界里
你是弄疼他的坏人
但是当他拆掉管子,当疼痛都离他而去的时候
他还是笑着跟你讨抱抱

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派来人间的天使
多么深切深切地体会

但如果他们只是来那么短暂的时间
来承受着和那小小的身躯不成对比的疼痛
那为什么还要来呢

用晶莹剔透般纯洁的生命
去为我们这一般俗人,上一堂课
多么奢侈

孩子的求生意识
坚毅得让人掉泪

最坚强的是父母
我不知道他们需要多少的坚强
方能心平气和地和我们讨论着这些孩子每一个阻扰生命延续的坎

如果说我们施加在他们身上的痛楚是多么不应该
我想轻轻地说,如果那些痛楚能换来不同的明天
尽管我无法去为他们决定是不是值得
但比起那些让我们束手无策的孩子
是不是,一个比较好的状况呢

每一次我的上司跟我说
We shall allow the nature to do its wonders, and we pray very hard that they will heal.
我都会深深吸一口气

愿孩子们,安好
感恩你们用生命触动了很多很多
我们大人快忘记的东西

2017年11月15日星期三

一点点的无关风月

无关风月
只是一直会剩下一点点。

那一点点
反反复复收藏翻阅
皱了熨平  平再起皱

岁月的风沙将渐渐地渐渐地
风干了  苍白了
退了
那一年阳光的色

也许以后的哪一天
指腹的反复轻抚
将模糊画面中的脸

即使抚得轻得谨慎

却始终剩下
一点点的
一点点的
无关风月

等你回

2017年10月22日星期日

而这辜负,他连一句对不起,都啬于。

我想我重蹈了她的覆辙
但他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给过我

是他懦弱,还是我固执
是想保护我,还是不过为了自己的利益

但,不爱了,足以否定所有曾经

我真的很想问,那,你真的爱过吗?

也许我不该再去执着为什么
我应该试着去接受我所知道的便是事实的真相
为什么我还要去质疑这一切伤害是不是善意的谎言

我所有的问号,都无所谓了
无论答案是什么,都不会改变事情的发展
为什么我还一直追问

我想要的,不过是要一点点的迹象
说服自己,这一切伤害,裹着善良的出发点

世界崩塌的一点点
我还是一点一点把它给修了修
即使我不知道我还需要多久才能修好

从一开始就是错
我还以为我们正在携手更正
我想他比我更清楚最终也落得分道的下场
当初为什么让我坚信不移

而这辜负,他连一句对不起,都啬于。